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

鬼故事 之 山裡的學校 _-,

鬼故事 之 山裡的學校
我的老家是在貴州的一個小山村,村子裡一共就只有20戶人家。小時候我爸媽外出打工,我就跟著爺爺奶奶生活,我們村上原本有一所小學,雖然很小,但是也給村上的 ...


我的老家是在貴州的一個小山村,村子裡一共就只有20戶人家。小時候我爸媽外出打工,我就跟著爺爺奶奶生活,我們村上原本有一所小學,雖然很小,但是也給村上的小孩提供了很大的便利。從我開始上學起,那所小學不知道為何突然不開了,所以我們只能每天走路幾個小時的到附近村的學校上學。

以前我們村上的小孩都很喜歡去村上的那所小學裡面玩耍,後來關了之後,家裡的大人都不讓自己的小孩子靠近那所學校了,當時我們不知道為什麼,大人們當然也沒有告訴我們原因。所以我們還是三五成群的偷偷跑到學校那裡翻牆進去玩。

我就是在那裡認識了「她」。

我記得那年正值秋季,正是農活繁忙的時候,大家都在田裡忙活的自家的莊稼,所以每天都要天黑了才回家。

傍晚,我們放學回家,看到家裡的大人都還沒回來,就偷偷的跑到舊學校里玩,記得當時我們一共去了5個小夥伴,來到學校後,大家就開始捉迷藏,可能玩的太盡興,不知不覺天色就暗了下來。

我把學校的每個角落都找遍了,一個小夥伴都沒找到,心裡想著,他們真會躲,下次再不和他們玩了,怎麼找也找不著。我沮喪的坐在在升國旗的台上,大叫道:「你們出來吧,我不玩了,我要回家了,你們快點出來」連叫幾聲都沒有人回復我。我正準備起身走了,突然看到有一間教室亮起了燈,我以為我的夥伴在那間教室里,便興沖沖的跑了過去,教室是關著門的,裡面很安靜,我用力的推開門,裡面沒有看到我的小夥伴,只有一個看起來和我一般的大的小女孩,安靜的坐在破舊的座位上,低頭看著手裡的筆記本,就連我推門走近她,她都沒有抬頭。

鬼故事 之 山裡的學校

我走到她的身邊驚奇的問她:「咦,你是誰呀?好像重來沒有見過你,你不是我們村的吧?」她緩緩的抬起頭,我到現在我記得很清楚她的模樣,大大的眼睛泛著一絲絲水汽,但是眼神確很空洞,皮膚很白,白的有些透明,薄薄的嘴唇紅的有一絲妖異。當時給我的感覺就是太漂亮了,就像電視機的娃娃一樣。她看了我一眼,沒有說話,繼續低下頭看她的筆記。可能是因為她好好看,我就親近她,心裡想著要是能和她做朋友,大家都會羨慕的。我討好的跟她說:「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裡啊,你的朋友呢?」

她依舊沒有理我,我繼續追問,她抬起頭來,空洞的眼神中有一絲狠厲:「都死了!」語氣冰冷的可怕,我莫名的感覺到一絲涼意,心裡也開始害怕,她一直盯著我,可當時我沒明白那種眼神意味什麼,後來才知道那是死亡。可能就是我的不懂,才僥倖讓我逃過一劫。

我微笑的看著她:「那我和你做朋友吧,」我伸手拉過她的手,她的手很涼,但是皮膚很好,滑滑的,「那我們以後就是朋友啦,我會陪你玩的。哈哈..」我繼續說道。她沒有說話,但是眼中的狠厲慢慢消失,片刻後點點頭。我高興的大呼太好了,然後坐在她身邊陪她說話聊天,她始終不怎麼說話,但是我還是得知了她的基本信息,她叫龍歡,今年12歲,比我小1歲,其他的她就沒說了。我看外面天已經黑了,便提議道:「我們今天先回家吧,明天我們在來這裡玩。」她淡淡的應了聲:「嗯。」我就拉著她起身了。因為剛在坐的教室是在3樓。所以要下樓去,確怎麼也找不到樓梯口在哪裡了。

「我記得明明就是在這裡的啊,怎麼會不見了呢」?我納悶道。由於天太黑又沒有燈,只能憑藉微弱的月光找路,我們大概找了半個小時怎麼也找不到樓梯口在哪裡,本來學校就不大,按理來說是不可能找不到的。

龍歡的聲音幽幽響起:「那你就別回去了吧」

「要是我不回去的話,爺爺奶奶會擔心的,說不定我的夥伴們回去告訴我爺爺,等我爺爺就該來這裡找我了」

龍歡輕笑一聲「他們回不去了。」我驚訝的問她為什麼,她沒有回答我,卻轉身走了,我跟在她身後為她為什麼,不知不覺中來到了我剛才坐的升旗台。借著微弱的月光,我看到我的夥伴們倒掛在旗杆上,臉部充血,眼睛瞪的老大,我被眼前的一幕嚇慘了,癱坐在地,已經哆嗦的說不出話來了,而一旁的龍歡則微笑的看著我,我瞬間覺得眼前的龍歡是多麼的恐怖,月光稱的她的臉越發的白,妖異的嘴唇如同染了鮮血一般,白色裙子輕輕飄起。整個人都是若影若現,令我想起了電視裡面的女鬼。

「你看,我不是說他們回不去了嗎,都在這裡呢。」龍歡微笑的對我說。

我此時已做不出任何反應了,感覺一股暖流從我褲子裡流出,喚回我的一絲意識,我驚恐的看著她:「你,你,你是不是人?」

「我是人,但是我已經死了。」龍歡的語氣依舊是輕飄飄的。

聽到她這句話我徹底崩潰了,大聲的哭了出來。

「不要過來,不要過來啊啊...」我驚恐的大叫著,然後眼前開始模糊,閉眼的那刻我看到龍歡慢慢的走向我,我知道我要死了,沒有掙扎。

醒來的時候,我是在醫院,我的爸爸媽媽也回來在身邊照顧我,後來我才知道那天我爺爺在學校里找到了昏迷的我。還有我那些小夥伴的屍體,確實,他們都死了,法醫鑑定的結果是被嚇死的。而我確昏迷了一個月,靠了打點滴維持生命,醫生都說我可能永遠都醒不過來了。

出院以後,我整天躲在家裡不敢外出,也不跟人家說話,死去的小夥伴的家人幾次來我家問我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我只是哭,也不說話,大家都以為我傻了。

後來爸爸媽媽準備帶我去廣東治療,在家裡的最後一個晚上,我夢見了龍歡,她跟我說,我們是朋友,所以我沒有害你,還告訴我她已經死了好多年了,是被村上的老師給害死的,怨氣很重,所以才會害人。

夢突然被驚醒,龍歡重畫面里消失,我睜開眼看見我爸爸掛了一塊玉佩在我胸前,爸爸說這是大師開過光的可疑保我平安的。

後來我就隨我爸媽去了廣東,慢慢走出了陰影。可是我始終忘不了她.........


鍾意就快D Share啦!

Like我哋 送上熱爆料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