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7月9日 星期一

千萬產全給女兒,兒子只得件破棉襖,乞討三年才知緣由 _-,

千萬產全給女兒,兒子只得件破棉襖,乞討三年才知緣由灰暗的天空,一道驚雷響徹天地,濃雲翻滾,暴雨傾盆。常東鎮,湯家老宅門前,一男子跪地不起,雙拳緊握,牙 ...


千萬產全給女兒,兒子只得件破棉襖,乞討三年才知緣由

灰暗的天空,一道驚雷響徹天地,濃雲翻滾,暴雨傾盆。

常東鎮,湯家老宅門前,一男子跪地不起,雙拳緊握,牙齒咬得格格作響,眼裡除了悲痛,更多的卻是憤怒。

「我是你親兒子啊,為什麼這樣對我!」湯代煜雙拳捶地,似沒有痛覺,手上的鮮血與雨水混合在地面蕩漾開來,將身側的那件破棉襖染上與眾不同的顏色。

千萬產全給女兒,兒子只得件破棉襖,乞討三年才知緣由

卻在這時,老宅中有一女子撐傘走出,「爸過世了,你不去看他最後一眼?」

湯代煜臉上露出掙扎,而後變成了猙獰,惡吼道:「湯佳妍,你給我滾開?你現在是不是很得意?你繼承了那老東西的所有遺產;而我,我得到了什麼,我就得到一件破棉襖,分文不值。都說子承父業,可我算什麼啊,他寧願給你這個女兒,也不給我這個兒子,還指望我給他送終,他做夢!」

姐姐湯佳妍臉上沒有任何錶情,將雨傘隨手扔掉,任憑暴雨澆灌頭頂,指著湯代煜冷聲道:「這些年來,你自己做過什麼心裡不清楚嗎?吃、喝、嫖、賭樣樣均沾。爸的家產都是辛苦掙來的,你卻為了面子結交些酒肉朋友,揮錢如土,過著奢侈浮華的生活。若錢是你自己掙的,那理所當然,可你捫心自問,你如今都三十歲了,可有掙過一分錢!」

「別說了!」湯代煜咆哮,抓起身側的那件破棉襖,臉上泛起一陣冷笑,「分文不值的東西給我何用,老東西,誰稀罕你這件破棉襖!」說罷,用盡全力撕扯一番,棉襖四分五裂。

湯佳妍見狀,氣得全身哆嗦,「滾,你不配跪在這裡,給我滾。」

湯代煜抓起被撕碎的棉襖向湯佳妍扔去,怒道:「湯佳妍,屬於我的東西,總有一天,我一定會全部拿回來!」轉身,向著不遠處停的一輛豪車走去。

身後,湯佳妍大聲道:「那是遺產,現在並不屬於你!」

暴雨中,湯代煜頓步,雙肩不停抖動,突然轉身,猛的將車鑰匙向湯佳妍扔去,嘶心裂肺的大吼:「全給你!」吼完後,他在雨中踉蹌奔跑,身影漸漸消失。

一無所有的他在雨中低垂眼帘,昔日的酒肉朋友聽說他沒分到家產,均避門不見。一瞬間,他跌落冰川穀底,再沒有前呼後擁,以前奢侈浮華的生活也一去不復還。

夜深人靜時,他抱著雙臂在街角瑟瑟發抖,突然有些懷念那件破棉襖,若沒被自己撕裂,也還可以用來取暖。他抬頭望著漆黑的夜空,竟發現夜可以黑得這樣令人恐懼。

三十年來,揮金如土,可離開了老爹,囊中卻羞澀不已;中途休學的他更沒有一技之長,嘗試過許多工作,都是因為嫌累或受不了氣而不得已離開,最終,他只能將自己臉上塗臟,穿身破衣沿街行乞。

不知不覺,行乞已三年光景,湯代煜已被窘迫生活磨去了身上菱角,雖是行乞,卻也知道錢來之不易,受盡世人白眼才能換來一毫一分。

這日,他如往常一樣來到行乞的街角,不多時,一輛豪車停在身前,走下一名女子,此女不是別人,正是湯佳妍。

湯代煜見狀,立即用破衣將臉蓋住,生怕被認出。此掩耳盜鈴之舉讓湯佳妍搖頭不已,她來到他的身前蹲下,溫和道:「弟,三年了,你還恨我嗎?」

被破衣蓋住的湯代煜在無聲落淚——三年前,他雙肩抖動,那是憤怒;而如今他雙肩抖動,那是懺悔的哭泣。

「弟,那件破棉襖陪了咱爸一輩子,從一無所有到家產萬貫。爸將它留給你,就是想讓你知道,他曾經也一無所有,歷經千辛萬苦過上了好日子,並不希望子孫後代再一無所有。」

湯佳妍將他頭上的破衣掀開,見他滿臉淚痕,接著道:「三年來,我一直在遠處觀察你。其實咱爸並不偏心,他臨終時對我說,他最大的遺憾就是太縱容你,沒能讓你成才;若當時將家產交給你,你遲早敗光,他不希望你前半生富,後半生憂,你明白嗎?」

湯代煜跪地,嚎啕大哭,「姐,對不起啊。」

湯佳妍臉上露上欣慰的笑容——只有看盡喜悲,嘗盡人生百味,才更懂得珍惜 。弟,跟我回家吧。


鍾意就快D Share啦!

Like我哋 送上熱爆料
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